审判的一切程序都是按照事先的设计进行

2017-08-08 12:55

 维公元二零一一年始春正月二十日,不孝男山野樵夫挈妇将雏,谨以刚烈柔毛、醇酒鲜青、淡肴百黍、时令点果,祭于吾父大人之灵前,跪而泣曰:
无限宇际,青气凝蓝。绵绵人世,严父为天。高堂健在,福佑子男。俯仰有靠,进退欣然。
正月十六,噩运倾天。哀哉吾父,撒手成仙。骤然雪降,吾痛失天。欲养无父,捶胸自惭。
悲泣嚎啕,心穿万箭。前路漆冥,地昏天暗。吾父幼年,病患身残。为人不易,立身更艰。
寒窗苦读,品学俱先。过目不忘,文见笔端。腹藏锦绣,体弱力欠。无力稼耕,难务田园。
祖父慧眼,带入医坛。吾父有幸,杏林钻研。五载苦读,三春实践。青年回村,从事保健。
如鱼得水,似鸟翔天。一发不收,悬壶立竿。救死扶伤,济世行善。望闻问切,祛病回天。
深山辨草,采药制丹。拿捏灸炙,妙手家传。风霜雨雪,白天夜晚。六十余年,众口碑见。
父亲德高,效法圣贤。礼义廉耻,问心无偏。父亲望重,行为正端。说公断直,心底坦然。
父亲艺精,不拘疑难。药到病除,股掌之间。父亲勤勉,从不偷闲。走家串户,不避暑寒。
父亲清廉,心能对天。不贪公款,不昧私钱。父亲刚正,身教言传。忍气吃亏,家公两全。
父亲贤惠,尊老敬贤。街坊邻里,交口称赞。父亲聪慧,顾后瞻前。待物有据,交人润圆。
父亲坦实,助人剖肝。付出万千,回报滴点。天悯吾父,善终合眼。吾痛失父,天喜得仙。
自恨无能,力难回天。目睹吾父,渐行渐远。年初正月,天冷春寒。惟愿父亲,路途平坦。
舟车勿误,雨雪避远。逢道得道,遇仙成仙。送别吾父,泪眼向天。如能回转,愿献躯干!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审判的一切程序都是按照事先的设计进行

 
所有抓住的土匪一提上大堂,不等刑棍加身,就只避着不提“县长”两个字,把拉肥羊的整个过程颠倒口袋倒核桃,“哐啷啷”都说了。栓贵保住狗驴三个,一直就不知道拉的肥羊就是县长,招认的更牵扯不到县长。商会会长和黄老大出庭做了证人。承审师爷连夜就把案卷整理好了。
法院院长不敢拖延,带了案卷去找一直坐镇法院监审的黄老大和郭举人。
郭举人见院长拿着一厚沓案卷,不等他放好坐下,就问:“怎么样了?”
院长翻着案卷打算细说。黄老大说:“就那么回事,全部过程我们都清清如水。你只说说打算怎么判?”
郭举人说:“治乱重典,不严惩不足以震慑匪类,不能使欲效之者畏而却步。万一饥民揭竿群起,局面就将不可收拾。为一方百姓的安宁着想,应该以雷霆铁腕处置最妥。”
黄老大不等郭举人继续说下去,插进来说:“你干脆说,怎么判?留不留后患?”
院长说:“县长和两位大人的意思呢?”
黄老大咬牙说:“几百年了,咱这里只要抓住了土匪,可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点了天灯(用和绳的生麻蘸上麻油把人裹了点火烧)的。”
院长说:“中华民国是有法律的,谁敢还那样?”
黄老大问:“依照中华民国的法律,能杀哪几个?”
院长说:“两个。土匪头目,栓贵。他们两个一个是主犯,一个是主谋。”
黄老大说:“栓贵那个货,就是个街上胡混的碎仔瞎娃,能主谋?”
院长说:“是他撺掇那两个碎娃去当土匪,又是他看准了‘肥羊’,去南城门口的城墙上划圈子给土匪报信,一直到引人上山协助土匪绑票。起的作用就是不折不扣的主谋呀!”
黄老大问:“其他的能判几年?”
院长说:“三五年到七八年吧。”

审判的一切程序都是按照事先的设计进行
 
郭举人说:“那个卧底修鞋匠也应该杀的!他不知道给山上送过多少次消息了。”他想到了自己的孙女被拉肥羊,就有可能是修鞋匠打探到消息报上山里去的,恨不得马上亲手去杀人。
院长说:“先不杀他,留着好好追究下去,说不定能牵出一串土匪的卧底来。再说,他在这个案子里,只是按照黄大人的安排去山上赎了一回人,先留下命是讲得通的。”
黄老大不动声色说:“那咱们去见县长吧。看看县长大人有何示意再作决定好了。”他不说县长要杀人灭口的意思,是不愿意把自己粘到院长说的那“一串”里面去。
“已经快半夜了”院长说:“县长可能已经睡了,咱们明天去好不好?”
黄老大说:“县长正眼巴巴等你院长大人的结果,咱都先不要睡觉了吧。县长说过案子一审结,就叫我给他汇报哩,咱们都去吧。”
郭举人早已经呵欠连天了。黄老大问:“郭老爷,你要是支撑不住的话,就先回去睡觉吧。”又说:“你那个小夫人大概也等急了吧?哈哈哈。”
郭举人立刻强打精神说:“走走走!都去。老夫精神着呢。”他哪里会放过在县长面前表现的机会。他虽然老了,精神不济,可是对院长和黄老大的说话都清清楚楚听到了耳朵里。他联系一天一夜的整个过程一想,就发现了黄老大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表演的不少漏洞。比如赎金的下落呢?卧底是怎么发现的?土匪的老巢动不动?等等。他和黄老大都清楚县长不愿意留下活口,以为黄老大会立即建议都杀了了事。不料黄老大却说去请示县长,暗想:“你这个崽娃子,比你大城府深多了。借刀杀人的借字都不想说出来。”郭举人清楚,黄老大的父亲是行事太不顾眉眼才丢了命的。
法院院长喊人来抱了案卷和黄老大郭举人一起去给县长汇报。出了法院的大门,就在中午土匪们示众的地方,黑乌乌一个人影子舂着,见大人们出来了,就趋前招呼问:“完了吗?”
几个人都吓了一跳,黄老大快速拔出了匣子枪喊:“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判案子既要依照法律条文应该顾及民情民意

关于我们
  • 公司简介/li>
  • 组织机构
  • 企业文化
平台服务
  • 注册流程
  • 注意事项
可信业务
  • 葡京真人现金娱乐网站
  • 真人现金娱乐
  • 真人现金赌博
  • 真人现金开户
  • 金沙真人现金娱乐平台
地址:澳门渭滨区创业路1号创业信息港B座901
电话:0917-3605331 3605121
传真:0917-36051203
手机: 13509176291 联系人:何先生
E-mail:http://www.52384.com.cn
咨询:99361109

邮箱

zhongan119@163.com
版权所有:2016-2017 真人现金娱乐--为所有的会员提供了方便快捷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