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动态 >

死去的人于肉体于灵魂都得到了超脱

2017-09-10 16:03

 
  一丁和他车从城南跑到城北,交通警示向他开了一路的绿灯。这和上午木瓜先生的情形恰好相反,小冬烘被一路红灯堵得暂时忘了他的“三子”,开始认为城市交通比女子和小人更加难养。­
  
  这里要说的是一丁而非木瓜,一丁目前的事业如同他此刻开车一样一帆风顺。我想这人生就如同开车,由幼及老一路前行;而命运好比交通警示灯,矗立在一个个人生十字路口。幸运者一生遇上了大多的绿灯,于是他家庭和睦事业有成健康快乐;不幸者则红灯连连,一生坎坷曲折诸事不顺多灾多难。以唯心的观念去看,构成红或绿幸或不幸的因果,可在《麻衣相法》、《三命通会》中找到依据。它们在星相命理中的地位,与《红楼梦》在汉文学中的地位相等。­
  
  十几年前,我们镇上有一户人家,户主姓周名发表,号的笃或老师。周老师祖上是财主,弟兄五个,个个了得:老大因嘴有微恙在本地芸芸众木匠中坐了第一把交椅;老二以会计师资格供职于省城;老三为县财税局干部;老四在镇上开了家五金店;老五即发表是镇中学的语文老师。­
  
  生性开朗的发表老师平生有二大爱好:唱的笃戏和下棋。早年我们这一带常有三二人组成的草台班子,在咿咿呀呀的乡韵中,掺杂一些《十八摸》、《铁拐李戏妻》之类的荤段子,人称“的笃班”,类似于当前盛行的东北二人转。如今这种民间小曲艺业已绝迹。当年的发表老师没事时会放开嗓子唱上一段,于是人送外号“的笃”。发表老师还爱将大部分闲暇时光投入到楚河汉界之中,那时期我常见他与真心父亲将一双头颅久久斜倾于八八六十四个格子之上,为一兵一卒争得耳赤脸红。我也曾与发表老师手弈数局,结果如《笑林广记》中所言,第一局我没赢,第二局他没输,第三局我想和他不准。­
  
  发表老师有一个美满温馨的家,妻子贤淑端庄,在临街家中置了台编织机,为人织些毛衣。膝下绕了一双子女,长得眉清目秀。一家四口在长满香樟棕榈柳树的秀丽详和小镇上心满意足地生活着,那时的阳光很明媚。­
  
  前一年的腊月廿八,周家老二周会计带着外孙女从省城赶回老家过年。小车在美丽的富春江畔翻进不美丽的污水沟,驾驶员没事,一老一小却溺毙于沟水之中。周家上下在一片哀恸中过完了春节。­
  
  发表老师的女儿患有心脏病,当地医院说这种病只有广州能治。于是在来年春末夏初,俩夫妻带着女儿去了广州。化去一万多元医疗费,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夫妻俩很高兴。不料乐极中生出大悲,俩口子高兴间忘了医生的吩咐,丢下输液的女儿去看电视,及至药液流尽尚未回还,女儿为此香消玉殒。短短几个月里,周家已有三人命赴黄泉。­
  
  自己一时疏忽断送了爱女性命,这叫周师母如何承受得了。几天后,她疯了。原本整洁端庄的她,每天蓬头垢面,或自言自语,或声嘶力竭。一天竟然一把火烧了自家的房子,不但自己一家三口失去了赖以栖身的场所,还殃及周边邻里。­
  
  发表老师的疯妻没在这个邪恶的人世间待多久,有一天她失踪了,十多天后人们在一座破败的庙宇中找到奄奄一息的她,不久后她告别人世,到黄泉路上追寻女儿去了。­
  
  活着的人还在承受着磨难。一个小小疏忽断送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这叫发表老师如何想得通化得开?自己一直遵循祖训,与人为善恪守本份,而命运之神却偏偏以最残酷无情的手段来摧残折磨他,令他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小镇上再也听不到发表老师诙谐的言谈和开朗的笑声,听不到他唱的的笃戏;河界九宫上方也再看不到他那颗斜倾的头颅。我们见到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神情凄伤的老人-----家庭的变革已使他未老先衰。后来,他终于悲痛成疾一病不起,后来,他终于狠心将年方弱冠的爱子一人扔在世上,到阴曹地府找阎王爷理论去了。­
  
  周家儿子眼睁睁看着姐姐父母一个个被病魔从身边拉向地狱,一个幸福完美的家庭转瞬间阴阳两隔,只留他孤独一人在世间,从此成了无人疼爱呵护的孤儿。一个年轻的心灵过早地承受突如其来的巨大磨难,他憎恨这个曾经带来无限欢乐如今只有伤心痛苦的家乡,他再也不能在这个令他失去亲人失去快乐的地方待下去了,于是有一天他远走他乡,一个曾经令人羡慕的家庭在小镇永久消失了。­
  
  命运之魔似乎还不善罢甘休,一路追杀到异地他乡。不久后又有噩耗传来:周家儿子被火车撞了,生死不明。我随同乡亲们一番扼腕长叹后,便离开了家乡谋生计去了。在此后的十几年里,再也没有周家儿子的一丝消息。­
  
  月落乌啼,日出花开。转眼到了公元2007年春天,我刚身心疲惫地从广东汕头回到家中。一天接到以敖先生电话,说带个人来我家吃饭。当他带着那人到来时,我细看之下,大大吃了一惊-----这分明是发表老师那位大难不死的儿子!­
  
  吃饭时,我敬了他几杯,说了好多祝福的话。诸如大难什么必有后福、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欲先什么什么一类的老生常谈,也打包送给了他。
  
  他早已娶妻生子,组建了新的三口之家。目前办了一家食品厂,经营状况良好。
  
  父亲给我取名一丁,当初是图好写,没想我真成了我家唯一幸存的男丁----他说。­
  

上一篇:千辛万苦还坚定 任尔东西南北风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我们
  • 公司简介/li>
  • 组织机构
  • 企业文化
平台服务
  • 注册流程
  • 注意事项
可信业务
  • 葡京真人现金娱乐网站
  • 真人现金娱乐
  • 真人现金赌博
  • 真人现金开户
  • 金沙真人现金娱乐平台
地址:澳门渭滨区创业路1号创业信息港B座901
电话:0917-3605331 3605121
传真:0917-36051203
手机: 13509176291 联系人:何先生
E-mail:http://www.52384.com.cn
咨询:99361109

邮箱

zhongan119@163.com
版权所有:2016-2017 真人现金娱乐--为所有的会员提供了方便快捷的服务!